谢谢层主科普,楼主,你的意思我明白了,那可以请教一下吗?既然“刑罚的目的主要一为预防犯罪,即警告、威慑社会上的不稳定份子;二为惩罚犯罪,即让犯罪的人付出代价,对犯罪的人进行报复。”按照第一条预防犯罪的逻辑,当未成年人成为社会不稳定份子时,由于刑法制定的刑法责任人追究不到犯罪份子时应该如何处理,刑法是否依然继续坚持“行为人辨认和控制自己行为的能力不应该具有刑事责任?如果是这样,那么,这样真的合理吗(不仅仅讨论法律,而是讨论法律制定的合理性)?第一,现在的问题是,由于这样的逻辑,使得未成年犯罪成本降低,甚至有些未成年由于近几年未成年刑事案件从轻处理判决,滋生了更多犯罪倾向,这些举动非但没有降低社会危险因素,反而增加更多的甚至刑法违法行为,这是从根本上违背刑法的立法目的吧?为什么不能加重判决力度?第二,那些蓄意杀人,精心策划过的杀人,明显辩识能力,控制能力都没有缺失,为什么就因为是未成年人,就还需要再次上诉后才判加重判罚?中国法官的判决为什么需要经过舆论之后才更倾向于受害者?第三,未成年人刑事犯罪时,受害者的权益谁来保证?这些判罚力度岂不是告诉所有人:未成年人之间的冲突鼓励私自以暴制暴?,刑罚的目的应该是1平复受害人心里2惩罚犯罪人3教育犯罪人2跟3是分不开的。。。就像上学一样没有奖惩措施。。有几个能好好学习的对于精神病人无法再教育了。但是刑罚可以让受害人家属心理好受点啊而不是免于刑事处罚在他们的心口是撒盐,多谢酱油哥,字数。

首先,强制医疗不适用未成年人;其次,强制医疗不是一个更好的制度!。

刑法的确是维护社会秩序的法律,未成年犯罪也是世界的难题,针对第一:如果为了维护秩序而对未成年人实施加重刑事责任,那么当他刑满释放时,同样是社会的重要不稳定因素,而且未来的秩序安全也同样受到威胁第二,未成年犯罪也没有多少是明显预谋的杀人,而且重罪14以上也是要负责任的,另外的原因是我国刑法没有规定年龄补足。上诉是法定程序,法官根据刑法的立法目的对未成年人轻判本身没有任何问题,经过上诉程序交由更专业的上级法院再次量刑更没有问题,第三,不是法官需要社会舆论才偏向未成年人,是因为社会舆论偏向受害人,这其实严重损害了司法的独立性,也是现阶段我国刑法实践中的最大问题第三,未成年犯罪,受害者在刑法中要怎么保证权益,给予犯罪者严重刑罚=保护受害者的权益?民事赔偿,防止精神损害,保护人身安全才是保护受害者的权益吧,并且我国的刑事责任年龄设置没什么大问题,如果最后结论成立的话,基本适用全世界,降了之后还是会有未成年人的危害行为,那刑事责任年龄是不是要一直降到0岁呢?。

你说诉讼时效和刑罚尺度只是立法者的一张嘴,我告诉你需要智慧,和你说的当然有关系!,这个就私聊吧!,教唆犯根间接正犯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了,所以你说到的组织、教唆犯罪要参照间接正犯,我认为不恰当。。